女性对“女性的工作”感到满意,但对工资却不满意

作者:谢窄

<p>Bankwest Curtin Economics Center的一项新研究显示,那些有刻板被认为是“女性工作”的工作的女性,如秘书,儿童保育工作者和护士,对他们所从事的工作类型感到满意,但对工资却不满意</p><p>它借鉴了2001年至2013年期间在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HILDA)和2006年人口普查中收集的答案</p><p> HILDA调查要求人们评估他们的整体工作满意度,以及他们对工作的具体方面的满意程度</p><p>这包括他们所做的工作类型,工资,工时和灵活性,以平衡工作和非工作承诺</p><p>研究还表明,女性在开始时并不总是想要这些角色</p><p>研究表明,女性和男性在年轻时有着相同的工作偏好</p><p>只有一旦妇女结婚并有受抚养子女,这种情况就会发生变化女性开始更喜欢工作,具有灵活性来兼顾家庭和工作生活的承诺</p><p>这恰好伴随着他们的身份感的转变,女性在生育后倾向于强调自己作为母亲而不是其他角色的角色</p><p>研究表明,澳大利亚不仅存在职业隔离现象,而且还与传统的“男性养家/女性家庭主妇”模式保持一致</p><p>还有证据表明社会规范是这方面的关键驱动因素</p><p>女性在兼职工作时被发现对工作时间最满意,而男性对全职工作最满意</p><p>平均而言,男性对于从事兼职工作普遍存在的“女性工作”的工作时间表示不满意</p><p>然而,男性和女性都欣赏这些工作中更大的灵活性,以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承诺</p><p>妇女占私人助理,秘书,接待员,儿童保育工作者和护士的90%以上</p><p>另一方面,在砖瓦匠,木匠,机械师或水管工中几乎找不到女人</p><p>他们也往往集中在没有特别高薪的职业中,其特点是兼职,随意和更不稳定的工作安排</p><p>这种就业模式的一个论点是,女性对某些类型的工作比男性更有偏好</p><p>具体而言,女性更喜欢从事与传统家庭分工相关的“女性”技能的职业,如照顾,烹饪和清洁</p><p>或者,职业道路可以通过历史,社会和制度规范与特定性别相关联,将女性引导到特定职业</p><p>这些社会规范中的主要嫌疑人是这种“男性养家糊口”模式</p><p>这个男人的职业生涯被视为家庭内部的主要收入来源,而女性的职业生涯则是次要的,而她承担了大部分的托儿和家务</p><p>有人认为,男性养家者模式仍然是澳大利亚文化中的根深蒂固,并且在2000年代通过改变税收和家庭福利制度得到了加强</p><p>该研究使用人口普查数据来表明在每个职业中工作的妇女比例</p><p>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从事女性化职业的女性对其工资表示强烈不满;在这些职业中工作的少数男性更不满意</p><p>这与一些人的观点强烈矛盾,即在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上女性的工作收入相对较高</p><p>澳大利亚存在持续的性别工资差距</p><p>从事全职非管理工作的女性目前的收入比男性低约20%</p><p>经济学家只能通过生产力相关特征的差异来解释这一工资差距的一部分,其中残余归因于性别歧视</p><p>如果女性只是选择从事使用女性技能(如护理和儿童保育)的职业,因为她们更喜欢这类工作,而且这项工作在劳动力市场上没有得到高度重视,那么我们就不会认为这是歧视</p><p>然而,如果这些工作的薪酬较低,因为它们是高度刻板的,而且女性面临被高薪选择的排斥,正如这项研究所表明的那样,....

上一篇 : 达里尔琼斯